天隅

【彈丸論破】As Always(十苗)(7)

 ▶一二代通关建议

 ▶未来机关日常


7.


  他在窄小的茶水间逮到对方。

  十神无声的倚靠着门边,很明显苗木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,因为他正心不在焉的于水龙头底下来回戳洗早已乾淨的杯缘。


  首先巡视一下环境,茶水间狭长窄小得可怜且只有一个出口,就在十神身后。一直以来他都看不起这像监狱的小地方,也几乎不会踏入这裡,泡茶什麽的总有人会做。

  而现在他稍稍有些改观了,毕竟以堵人来说这地方的确颇有地利之便,而对象还是那个不知道自己已被盯上的苗木。


  十神顺手带上门,关门时不大不小的声音成功引起那沉浸在自己思维中的傢伙注意。 

  「十、十神君…?」苗木语气略带惊愕,气氛冻得他喉底发痒。

  他觑向踏着好整以暇步伐朝自己走来的大少爷,左顾右盼慌张的说道:「怎麽了、要泡茶吗…等、等我一下…」 

  十神根本没在听他讲话,冷冷的目光扫视着手足无措的对方,继续以一个充满压迫的等速欺身逼近,苗木觉得自己快被吓哭了。 


  他没有说话,只是铁着一张脸缓慢前进,步调过于一致导致皮鞋踩踏地板的跫音诡异统一,镜片被日光灯反射看不清神情,身旁恐怖的低气压显而易见。

  苗木顿了一顿,接着尽自己所能的最快速度转上水龙头,沾水的瓷杯被恣意搁在一旁,他无意识的向后退,然后脚后跟碰到了装着各类茶包的木质长柜。 

  柜子抵着后背无声贴合,无路可退的他紧张得不知所措,十神欺身倾向他顺势用双手压向左右两侧,将他紧紧禁锢在用自己身体形成的空间之中。 


  「十神君…?」 苗木挤压着自己想腾出一些空隙,但事与愿违。他惶惶然地睁着眼朝上睇向对方,终于能看清十神的表情却也没让他安心多少。 

  突然的贴近出乎意料,狭小的茶水间更发拥挤,他能感受到环抱中的苗木轻轻发着哆嗦,紧张兮兮频繁眨着眼,像隻受宠若惊的软绵绵小生物。 

  可爱的傢伙。 


  十神暗暗的冷静下来啧了一声,双手还是抵在对方身子两侧限制行动,他现在才开始组织脑内的言词。 


  「你知道你在躲谁吗,愚蠢的庶民。」 他居高临下的睨着苗木,后者被他盯得慌乱苦恼。 

  「不…我…」 

  「你相信那个用数据堆积出来的傢伙说的话?」 


  苗木含着下唇垂下脸庞,有些懊恼的沉默了一小段空白。 

  「我知道不是那麽一回事…可是…」他支支吾吾着,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「看到十神君还是会在意啊。」 

  「……」 十神沉默的等着下文。 

  「他、那个人工智能……说要把记忆…还给我…」苗木越说越小声,细嚅着后面那句话:「失去的两年记忆片段…」 



  这忽然出现的讯息量轰得他脑袋嗡嗡作响。 

  两年的学园生活? 


  他或许会对自己不知道的部分感到紧张,自己没有印象的两年,发生过什麽、存在过什麽、改变过什麽… 

  自己是否依然可笑的抱持这份感情走到至今。 


  「什…别说笑…」 

  「虽然我也知道可能只是随意捏造出来的、毕竟不怎麽完整…只有一点点片段…」他怯怯的掀动嘴唇,不自在的搅弄着手指。 「我会找时间告诉雾切小姐的…所以…」 


  「……你还是没说躲着我的原因。」

  十神烦躁的低喃着:「如果是关于我的相关记忆,我有权利知情。」 

  「啊嗯…呃……」 

  「说。」 

  他眼神凶狠的直视对方,冷冽的彷佛能穿透任何物质。 

  「…十神君…呃…图书馆……」苗木觉得牙齿开始上下掐架,他糨煳般的思维无法捉住该用的词语,双颊的温度逐渐攀升,一定红透了,他难为情的想。 

  「我们…在图书馆…」 他有些哑得小声,头低得不能再低,想夺门而出将这一切抛在后头,但处于被对方双臂所囚禁的当下他只能可怜的含着声音以实相告。

  「……接吻。」


  望着两臂之间的苗木,十神自己对这个答案诧异的同时也面无表情的当机,而发言的对方难为情的以髮旋相对,红透的耳廓跟交缠的十指显露他剧烈的紧张。 

  「向十神君说这些只会让你困扰、我…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…只好…」 

  「…愚蠢。」 提手轻轻掐上苗木的下颚,迫使后者抬起头来,他一如自己所想的赤红着脸庞,湖水绿的乾淨眸子轻微发颤。 

  「一个愚民可没有回避我的资格啊。」 十神发烫的指腹贴合苗木柔软的下巴线条,明明没有酒精催促却翻滚发胀的脑袋沉甸甸的,他们在暧昧纷乱的气氛下对上视线且逐渐减少之间的距离,苗木看着十神碧蓝的眼瞳映出自己呆滞譁然的面庞,他能感受对方若无似有的呼吸紊乱的打在脸上。 

  他们现在过于贴近,随时可能会像自己昨夜得到的记忆一般拥吻起来、紧密的翻云复雨。 他差点就不顾一切的闭上眼,掀起唇准备迎合。



  然后一个平淡的开门声打断了这一切。

  「啊、」

  十神差点撞上了苗木的鼻子,两人剧烈的一顿勐然拉开距离,不知为何双双都气喘吁吁地看向来人。

  朝日奈一手还搁在门把上,一手紧捏着手上的茶壶,用力得手指泛白颤抖,她瞠大眼睛望着从她的视角近乎叠合的两人,惊讶得嘴巴一开一阖。


  「你们在茶水间做什麽啊——」

  使劲收紧手中的茶壶深怕自己太激动将它摔碎,朝日奈倚着明亮的声线高喊着。

  「不是的、朝日奈小姐…我们…」

  「啧。」

  「十神君也说点什麽啊——」


  大概过了一小段时间,朝日奈才从许多纷飞的想法中稍稍冷静下来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理着思绪,将手中的圆身茶壶放回架上,竖起食指说教般的开口:「我、我不管你们的私生活有多肮髒、这种事还、还是要回到房间再做啊…!」她长吁一声双手叉腰。

  「没想到你们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…不、不过再怎麽急迫也不能在茶水间啊!害我对这裡有阴影了!还是说这是那个、是那个吧!想要尝试在其他地方做害羞的事!」

  「不是这样的啊…」面对朝日奈的滔滔不绝苗木有些欲哭无泪。

  十神没说什麽,迳自地迈着大步子往门口走去,他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连头也没回的说:「苗木,剩下的事晚上再解决。」


  然后在其他两人都发着愣时开门出去了。



  「啊…呃……」

  「呐呐、苗木!」朝日奈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身边,戳了戳他呆滞的脸。  「十神那傢伙床上功夫如何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回答我嘛!」

  「我不知道啦!」






  他们一同往日的在工作结束后相偕走向寝室,十神的。

  都不是多话的人所以沉默是常有的事,但现在凝重的气氛压得苗木险些喘不过气。

  他今天一整天都心烦意乱,想着若是朝日奈当时没进门的话他们是否真的会互相亲吻,像他恍如梦境的记忆那般缠绵且久久不分离。

  要把这困扰他一整天的思维甩开般的摇了摇头,苗木的步伐较小所以基本上是走在十神斜后方,他看着对方高挑的背影想着,当时他们近得过分,任何一个倾斜都能导致唇瓣相叠。

  近得可以仔细端详十神那镜片后方天穹色的蓝色眼睛,像汹涌汪洋随时能吞噬自己,闪动着按捺不下的各种情愫,美丽的蔚蓝让他溺毙进而俯首称臣。苗木抿着唇,他觉得自己怪异得前所未有且面临分崩离析。



  「发什麽呆。」

  对方突然丢来一句话让苗木及时煞车,他看见十神打开房门表情不耐的看向自己。

  「啊、呃…」他垂下头三步併作两步的跑了过去。



  然后在进门的瞬间就被十神压在门板上。

  「等、我不会跑掉的啦…」始料未及的是跟早上时如出一辙的行为动作,苗木眨着眼慌张的说:「十神君先放手…」他推拒着对方架在两侧的下臂。

  「不要命令我。」

  他低声回复,髮梢轻轻扫过苗木皱起的眉间,十神扶着他的后脑低头作势要亲吻。


  「等、等等——」他慌乱地伸手挡在自己脸前。

  「做什麽?」看着对方毫无准备的模样,十神不悦的蹙起眉心,手心还捧着柔软髮丝包复的后颈。「说过晚上要继续的。」

  「不是这个啊、呃…」苗木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紧张的斟酌着适合的词语。

  「接吻什麽、太突然了…!」

  「凭你的印象来看不是第一次。」

  「这实在太无根据了啊—!」


  十神从鼻腔发出一声短哼,鬆手改为环抱双臂准备理论的姿态,仍然藉身高优势压迫着对方。「明明是你提出来的,不是吗。」

  「那是因为十神君要我说的啊…!」

  「…我以为你有这样的意愿。」他将声音放低,平淡的说着。表情有些複杂而扭捏的怪异,随后悠悠的补了一句:「白高兴了啊。」


  「咦…?」

  十神深深吸了一声长气,再缓缓的从鼻口洩出,「都说到这个份上了——」

  「十神君想要、」苗木用力眨巴着双眼,紧绷的说:「接吻吗…?」

  「…不全是正确答案。」

  「那个、我…」他支支吾吾的咕哝两声,转动着眼珠有些不敢正视对方。「我不知道十神君是怎麽想的、但如果…不是跟喜欢的人接吻、很奇怪吧…?在我们的价值观上是很奇怪的。」

  「谁会想跟不喜欢的人接吻啊。」

  「所以你会想……啊。」

  苗木短促的惊叫了一声,像理清了什麽大道理般瞠目结舌。


  他看着十神有些彆扭的别过脸,不自然浮现的潮红绝对不是灯光造成的,刚刚好像一瞬间知道了什麽不得了的事。

  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,苗木张着嘴傻愣地站在那儿,他翻滚混沌的脑袋不停发出警示声响要他多加注意。



  他想开口询问,你喜欢我,真的、真的吗?

  无以名状的感情随着血液汹涌沸腾打进心脏,鼓噪得近乎震破耳膜。



tbc



其实有想过开门撞见的是达呗或腐川酱

达呗→"打、打扰了…请继续"【或是默默拍照高价拍卖/勒索ry

腐川酱感觉会发展成很不得了的事所以还是算了,虽然我很想码她说话【。


依然感谢喜欢推荐评论关注Q///q///Q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字呜呜真的很感动

&今天是十苗(となえ)日!还好赶上了更新><!

评论(19)
热度(87)
  1. 茲姆天隅 转载了此文字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天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