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隅

【彈丸論破】As Always(十苗)(8)

 


 

 ▶一二代通关建议

 ▶未来机关日常



8.


  他颤抖着一语不发。

  十神没有表现出快冲破胸膛的紧张,只是铁着一张脸表情凝重的瞪着苗木。那个被困在门板边上的小傢伙非常茫然的睁大双眼。

  「我…」

  他勉强吐出一个音节后勐然噤声,掀开嘴巴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
  「别支支吾吾的。」

  「啊、呃…嗯…」

  「说了别支支吾吾的!」

  十神烦躁的用力捏上苗木的脸颊,力道之大。

  「呜痛、放手啊十神君——」

  啐了一声粗暴的鬆开紧掐他两颊的指节,苗木无辜的提手揉了揉辣得发疼的脸颊,他觉得手心传来的温度烫得吓人,一定从裡到外的红透了,他低下头难为情的想着。


  「我可没什麽耐心等一个愚民的答案。」

  头顶传来烦闷的声音,十神风格的催促。好像他才是掌握主导权的那位。

  嘛,事实也是。


  「我…不知道啊…」

  苗木不确定的搔着可可色脑袋,「突然之间、我也…不能好好说出…」

  他混乱的想,自己好像也喜欢十神,同时好像也不是这麽一回事,究竟是怎麽样的感情亦或是有什麽在干扰他的思维,他无从定论。


  「我不知道…」

  「这个回复太不负责任了,重来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苗木倏地抬起脸,他有一个无中生有的念头,在脑海裡浮现闪烁、越滚越大。

  试试看吧。



  他突然伸手拉住眼前对边的领带迫使十神弯下身来,自己再瞬间踮起脚尖弥补巨大的身高差,他慌乱快速的在十神唇上按下一吻。

  或许都不能称作是吻,只是轻飘飘的点了一下,没有对齐唇线,快速的轻撞后立刻分开,后知后觉的才感受到对方掠过的温度。

  而十神难得的瞠目结舌,怔着一个表情对刚刚发生的事猝不及防。


  「我、我想——并不讨厌…?」他含煳的说,视线紧张害臊的飘移。「再给我一些时间的…哇!」

  然后有隻厚实的手掌按上苗木的腰窝,突如其来的力道让他不稳的往前倾差点栽进十神怀裡,下颚被精准的扣上,指腹摩擦肌肤燥热滚烫。

  十神俯身用力堵住他的嘴。


  和自己刚刚给予的碰触截然不同,十神明显操之过急的吸吮着苗木的唇瓣,那样有些生疼发痒。他们的唇形紧密连接毫无空隙,深深相印挤压着唇线。十神意犹未尽的摩娑着苗木的嘴唇表面,他探出舌尖来回描绘对方紧闭的轮廓,吸吮舔舐。


  他的舌端试着想刺入对方口腔,但紧紧抿起的双唇使他无功而返。

  「张嘴。」

  十神往后退开,他能清楚看到苗木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唇瓣,神情头晕目眩。那让他满意且燥热,一刻也不想停下。

  而对方眨着湿漉的眸子恍惚困惑呼吸失调,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「啧,毫无学习能力。」

  他迅速的抱怨一声,单手适当施力掐上苗木的脸颊,强迫他张开嘴,然后自己顺利的更往裡头探去。他的舌头在火热的口腔中放肆的乱窜搅动,追逐对方笨拙的舌叶,十神吞吐着苗木无意识发出的一些细小诱人的呻吟。

  「等、」好像突然找回理智般,苗木无力的将手掌抵上十神过分贴近的胸膛,想拉开距离但有些事与愿违,他只能将上半身往后仰才能脱离勐烈的掠夺。「等一下,十神君——」

  「我已经等够久了。」

  迳自的应答,十神上提手掌按住苗木的后脑,俯下身又要再一次热吻。然后他才低声沙哑的补了一句:「不喜欢就推开。」

  …明明知道我做不到。苗木意识不清的想着,双手欲拒还迎的攀上他的肩臂。


  他被紧抱得骨头生疼,嘴唇交错摩擦麻痒炙热,随时可能灼伤,却只能一个劲的越陷越深。

  恍惚间朝着自己无法预料的深渊疾坠。


  他们拥吻了好一段时间,久得他头昏脑胀失去时间概念,轻踮的脚尖颤抖发软。十神在紧窒的一个深吻后放开了他,意料之中的腿软只能用手称住前者肘臂才能稳住身子,他摇摇欲坠的晃着脑袋。

  十神轻声吁出一口长气,他双颊浅红,除此之外依然有条不紊,和世界在旋转的苗木大相径庭。

  「别忘记呼吸,愚民。」

  他睇着低头大口喘气的苗木,哑声念着。

  「因为十神君…哈…太急躁了啦…」

  「而且你接吻毫无技术,烂透了。」

  「那就不要一直亲上来啊!」

  「……」他轻声砸嘴,捧过苗木的脸再次过于接近的低喃:「给我虚心受教。」

  又一次奋不顾身的贴合亲吻。


  实质的双唇交叠比他想像过的都好,掌心柔软的温度,火热交织的脣瓣,拨弄理智的细碎呻吟,通通比那些深浅梦境美好确实。

  十神欠下身加深了这不知道是第几个亲吻,他像个贪得无厌的霸王,紧紧拥抱怀中的宝藏不愿放手。




  当苗木看见天花板时才发现事情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他不知何时跌跌撞撞的被推倒在床上,尚有一隻脚可怜的垂在床沿,而十神急躁的扯下苗木的领带跟西装外套丢在地上。

  「十神君、等…」

  他大梦初醒的叫了一声,十神依然埋头进行着在自己胸前扯开钮扣的动作,没有搭理他。

  「外套要挂起来…」

  「皱了我送你,合身剪裁的,要几件都行。」他仅是抬眼扫过苗木一眼,示意自己的承诺,尔后又垂下头扒出他的衬衫下摆。「现在有更急迫的事情。」

  「等等不要脱我裤子——」紧紧上提手中摧枯拉朽的皮带,已被解开有些丧失效用,他的西装裤鬆垮垮的挂在下身,面对自己死守一道道防线的行为十神终于抬起头来。

  「放手。」磁性的声线有些沙哑,这样魅惑人心的命令句让苗木差点乖乖照做。十神锐利的看着他,神情明显不同以往,蓝水晶的眸子闪动赤裸裸的情慾。

  苗木觉得自己像被猎豹盯上的草食动物,无处可逃。


  「这、这样很奇怪吧…突然发展成这样…!」

  「不愿意就拒绝我。」十神一把扯开自己的领带,卸下外套的动作俐落简洁,将它们通通扔到地板上。「不接受模稜两可的答案。」

  「等等、听我说一下…」

  「两秒。」

  「…我不知道十神君这样做的用意是什麽、我…」苗木顿了一顿,凌乱散开的领口让他胸前阵阵发冷。「……我很不安…」他非常小声的咕哝着,像是察觉自己像在发牢骚一般有些难为情。

  「别像个女人扭扭捏捏的。」双手撑在苗木左右两侧,十神保持卧跪在他身上俯视的姿态,语气平板认真。「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」


  「这实在是太突然了、况且我们…」

  「我喜欢你。」



  从对方口中突然冲出的字句让苗木僵硬的怔住,对于这件事在稍早前他就有头绪了,照理说是有心理准备的,但当十神用着他独特的低哑嗓音亲口对他诉说,红着双颊却真挚恳切的觑着自己,他能看见那双蓝宝石一般碧蓝美丽的天空色眸子,闪烁他无法轻易断言的情愫。

  那一定是非常、非常特别的感情,义无反顾且独一无二。


  能够让他放下自尊、放下冷峻、放下高傲的——

  只因为他放不下一个人。

  自己这样平凡的人。

  苗木想,或许是日光灯太逼眼了,导致他视线模煳,没来由地想哭。


  把那简单的一句话说出来的同时心裡的某种压力也随之消失了,十神有些如释重负却也踌躇苦恼,他垂下脸想让自己冷静,但面对苗木裸露的肌肤好像毫无帮助,他一个翻身侧躺到一旁。

  日光灯有点刺眼,他想。本来一触即发的气氛消失了,空间中剩下暧昧的氛围跟浅浅的呼吸声,相互交融使他们变得无言以对。


  「…十神君。」

  苗木扳过脸,他看着躺在一旁的十神唤了一声。而对方先是转过眼球回望着他,然后才侧过头来,他们深浅有别的髮丝错综交织。

  「要听听我的记忆吗。」他顿了顿,「我们的。」

  十神没有回话。





  他在走廊上阔步,缩着身子将脸埋进围巾裡,校舍的窗户阵阵凉风让他直打哆嗦。早春的凛冽气息把喉咙冻得发痒,乾涩的枝枒仍在苦苦等待新季节的滋润。

  四季递嬗物换星移,几百个日子已成过眼云烟。


  苗木戳了戳冻僵的掌背,他快步躲到室内避难,那扇门有些厚重,但他的心情喜孜孜的。他进入图书馆,偶时会借一些通俗的小说,然后会被那个人调侃几句。

  早晨的书库像死亡般安静,而十神倚在柜子与柜子中间阅读手中异国语言的书籍,他神色自若地融合在这片场景之中,好像本该如此。

  听到脚步声也没有抬起头,十神依然翻阅着神秘的档案,苗木站在书库门外带着浅浅的笑靥看着他。


  春天来了呢,他说。

  十神没有看向对方,垂着头应了一声。

  在书库前止步,苗木于门板边停驻。

  十神君吃饭了吗?他这麽问着。

  还没。

  那要一起去食堂吗?

  他没有回话,瞟了眼发出滴答声的怀表,将手上的档案物归原位,手插进校服口袋往门外走去。

  随便,他说。

  走到苗木面前倾下身,一个没有多于逗留的轻掠碰触,浅嚐般的亲吻,对方也乖巧地闭上眼。属于他的气息、髮梢、围巾一 一蹭过自己冻得通红的脸,轻轻浅浅。


  一切是这麽自然,彷若本该如此。

  现在式、未来式。


  早上好,十神君。他笑盈盈地说。

  早上好。普遍的回复,而苗木能看出他心情不错。






  「你的叙述功力糟透了。」

  「这种事就不要抱怨了…」

  不知道在哪一段落他将苗木揽进怀裡,对方没有反抗,脑袋沉在他的胸膛,髮尾扫过脸庞有些生痒。


  他喜欢他。

  过去式、现在式、未来式。一如既往。




  十神翻过身再次把苗木压在身下,对方因为有些留恋他的怀抱而咕哝一声。

  「衬衫都皱了。」晃了晃惨不忍睹的袖口,苗木懊恼的说着。

  「那就脱掉。」十神剥下那件碍事的遮蔽物,突然上半身裸露在空气中让苗木轻轻抖了一下,空调乾瘪的运转着。「有点冷。」他转动珀绿色的眼瞳说着。

  「等等就热了。」他开始对那自己幻想过多次的胴体深浅不一的爱抚,扒下无用的西装裤,低头贴合他们的身子哑着嗓音说道。「裡裡外外。」

  「……变态眼镜。」苗木含着声音低喃,细微得难以察觉,但离他不到两公分的十神听到了,冷哼一声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「是你发育不良这麽矮小。」他揉捏手中温度渐攀的肌肤,手掌能包复住平坦的侧腹。「我像在侵犯小孩子。」十神埋怨着。「像个变态。」


  「…不先洗澡吗?」苗木轻喘着偏过头。

  「不用了。」斩钉截铁的回复,十神又亲了亲他。




tbc


啊...........我..........嗯........【

不知不觉已经快三万字了,终于进展到这了流下两行清泪

至于会不会有肉呢…嗯…嘿嘿【尼马




评论(23)
热度(83)
  1. 茲姆天隅 转载了此文字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天隅 | Powered by LOFTER